东北证券(000686.CN)

天首王云鹏对话东北证券首席付鹏:全球经济想走出困局需要技术突破

时间:20-05-19 10:14    来源:金融界

5月16日,大宗商品投资领域权威专家、东北证券(000686)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做客由新浪财经与天首资本共同发起的直播对话栏目《大咖来了》第二期。付鹏曾任职于国际知名金融机构和对冲基金,回国后管理自己的海外对冲基金,并曾任国内券商、期货公司的首席宏观顾问,长达16年的投资生涯中,曾对08年金融危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并参与了2008年全球著名基金对冲狙击英镑的全过程。

付鹏对大类资产轮动及全球宏观经济有着深刻的理解。在直播中,天首集团副总裁、天首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王云鹏与付鹏一起畅聊原油宝等热点事件、揭秘影响黄金价格的本质因素,解读钼资源发展的利好支撑,梳理未来投资的核心思路。

此次直播由新浪财经与天首资本共同发起,全网在线播放量突破15万人次。

经济增速下降,新冠疫情并不是唯一风险

付鹏认为,国内对于很多资产的认知比较浅,而且这里边有很多的细节问题,其实可能大部分人都是认知错误。

当下疫情的冲击,是今年以来的重大风险,但它不是唯一风险。疫情前2020年的春节前,全球其实刚刚度过了青壮年期。在这个阶段,经济增速放缓,“身体”开始有基础病了,出现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因为还处在中年期,所以大家感知不是特别明显。

付鹏表示,早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全球新一轮的大周期维度其实已经揭开――过去100年里,这是第二次全球放缓和调整期。“但是30岁打止疼剂和50岁打止疼剂,效果完全不一样。”

2009年,我们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高生产率,这件事情就是“永葆青春”的一个关键要素。但是资产价格和经济转型之间相互矛盾――经济转型需要冒风险,可资本更愿意选择目前稳定、赚钱的项目,所以经常会出现,金融性资产只要繁荣,金融杠杆只要增加,去做经济转型就有难度,这就形成了一个很矛盾的关系。所以,可以看到传统的经济增长的实体经济部分越来越弱,所以我们的大宗商品其实从2012年就已经结束了最繁荣的10年牛市。

付鹏表示,影响中国经济增速主要是两条路径:一条是通过金融这条线,一条是技术创新这条路。经济增长放缓,利率下行,结构性矛盾深化,债务处在高位,唯一能解局的是技术性突破。过去的100年里,我们其实从全球范围内正好走过两轮技术性的周期,我们走过了工业时代的技术性周期,我们走过了互联网信息技术时代的周期。全球想走出困局需要技术的突破,但是这需要时间。

谈原油宝事件:投资者持有的其实是“油价+仓储费”

针对近期原油期货价格暴跌,中国银行原油宝产品的巨额亏损事件,天首集团副总裁王云鹏表示,该事件将原油期货交易的风险展示给了普通投资人,这暴露出我国投资机构和投资者在大宗商品交易上的认知短板。

付鹏表示,原油ETF结构实际上对大部分的金融交易者来说是“不友好的”。因为供给过剩,仓储成本总得有人支付。美国的原油ETF,从上市到现在,它永远在跌――油价涨它也跌,油价跌它还跌,只有油价暴涨,他才会一点点地上涨。

在付鹏看来,投资者以为持有的是原油,其实是油价+仓储费。油价如果涨幅小于仓储费了,它就是跌的;只有油价大于了仓储费的上涨,它才能够补缺口。

聚焦当前,沙特、俄罗斯和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对油价产生的冲击将持续多久?

付鹏表示,目前,全球需求曲线增速的缺口,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填的上。增速如果很低,商品的波动更多的会倾向于供给曲线,就不再是由需求曲线来决定了。所以这几年开始大家看到的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中间,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供给的因素,供给的短缺。从14年开始,我们就已经告别了100美金这个台阶。从2015年到现在,过去5年均值为50美金左右。未来长远看,油价预计会回到40-60美金这个范围。

事实上,在原油领域,沙特、俄罗斯和美国的三强分立局面已经形成,类似三国演义。“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三者抱团、联合和对抗都有可能。”

黄金有望创出历史性新高,钼资源符合未来经济需求

对未来十年的推演,付鹏认为,大的金融性资产,尤其像商品,原则上来讲只有一些结构性的机会,不再会有类似于2002-2012年这种10年的商品大繁荣。

谈黄金走势――

2000年以前,影响黄金的主要变量是通胀,2000年以后,影响黄金价格的变量,跟通胀没有任何关系。黄金是名义利率和通胀之间的“速率差”,而不是单独的任何单一的通胀变动或者民营利率变动就能够影响黄金。按照目前疫情态势,债务杠杆会创出二战以后新高,我们的实际利率会成为二战以来一个非常低的状态,黄金有望创出历史性新高,而且行情会持续很久。

谈投资思路――

过去十年,买一些资产放着就行。未来这种模式会很难。最重要的投资机会是创新。“负债这么高,只能靠抬高生产率来促进增长。在一些创新领域,会有比较好的投资机会。”

王云鹏认为,利率高涨时期,很多投资都可以取得不错的收益;现在利率下行,投资需要借助专业的金融机构,利用其禀赋优势赚钱。

优质的资产,往往更需要最精准的抄底点位。直播中,王云鹏介绍了天首的成功经验――

2007年的金融危机中,在需求下跌和恐慌情绪中,大宗商品和金属出现普遍超跌的情况,钼价也在这一熊市中一路跌,于2016年达到低点并开始反弹。天首集团综合考虑钼市的供给和需求,在2017抄到了钼的价格低点。未来,钼金属后端在高新技术领域、高端钢材领域有令人期待的潜力。

付鹏对此表示认同。“钼矿的投资方向是对的。它的需求不是我们现有的经济,它是指未来的经济需求,所以说它符合这种经济转型的概念。”